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于 2019-3-16 20: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叙事之歌,对于所叙之事应该有一个品质的要求。不是什么事都是可以叙述的,值得叙述的。那所叙之事的品质要求,简言之,大概有二:感人至深的,发人深省的。前者以情动人,后者兼以情理动人。

感人至深者,如方冰的《歌唱二小放牛郎》,笔者人到中年己不易动情,每听此歌还不时为之落泪。如那首关于一代影星阮玲玉之死的《葬心》蝴蝶儿飞去,心亦不在,凄清长夜谁来,拭泪满腮?”

发人深省者,如夏颂莱1904年所作的《何日醒》:“一朝病国人都病,妖烟鸦片进,呜呼吾族尽,四万万人厄运临……”其八段歌词,痛陈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列强侵略我国的事实,融汇着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警示,情理通彻,不由你不猛醒,奋起救亡图存。

在我们的一般印象中,叙事之歌应该是叙述故事的,其所叙之事应该是有着故事情节的。这大概是比较典型的叙事之歌。而广义的叙事之歌,还应包括那些忽略或淡化情节,偏重于事物的咏叹,或偏重于人物的素描。

宋小明的《中国功夫》抒发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偏重于对中国武术这一事物的歌咏,“叙事”而不见情节:“卧似一张弓,站似一棵松,不动不摇坐如钟,走路一阵风。南拳和北腿,少林武当功,太极八卦连环掌,中华有神功。”

尚武、张恒的一首《战争与和平》,借着对“战争”与“和平”这一对事物的咏叹,抒发着人类的一种深沉的哲学省思。

当浓烟升起燃烧你那梦中惊醒的家

大地上如此仓皇开满美丽的花

是不是在既死的海岛陪伴天边最后一抹晚霞

你才会想起明天谁来与你玩耍

当隆隆铁骑突入你充满希幻美丽的家

浩瀚深处卷起千里黄沙

是不是在风中传来仿佛生命怒吼将死亡投下

你才会想问是谁带走你亲爱爹妈

记得圣诞老人曾经说过你永远不要害怕

为何那白色天穹下白色屋里的人从不回答

想走过心中记忆去实现那一幅美丽童话

却发现自己还未长大,世界等我变化、

你看见天空在蓝蓝地飘

你看见蝴蝶在花花地跳

你看见树木在轻轻地摇

你想起那首古老的歌谣

张鸿西的《济公调》则专注于济公这位蔑视礼教、匡扶人间正义的南宋僧人的人物形象,也是不大见情节的“叙事”。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

你笑我,他笑我,一把扇儿破。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哎,哎哎,哎哎!

无烦无恼无忧愁,世态炎凉皆看破。

走呀走,乐呀乐,

哪里有不平哪有我,哪里有不平哪有我。

而歌中人物,可以是有名有姓的真实人物,也不妨是虚拟的人物;可以是具体的单个人物,也不妨是某种类型的人物。《耶利亚女郎》《楼兰新娘》就是虚拟的人物。清代郑板桥所作的《道情十首》,自称其旨“无非唤醒痴聋,消除烦恼。每到山青水绿之处,聊以自遣自歌。若遇争名夺利之场,正好觉人觉世。”其中歌咏的则是类型化的人物。试看其所叙十种人物中的前三种。

老渔翁,一钓竿,靠山涯,傍水湾,扁舟往来无牵绊。

沙鸥点点轻波远,荻港萧萧白昼寒,高歌一曲夕阳晚。

一霎时波摇金影,蓦抬头月上东山。

老樵夫,自砍柴,捆青松,夹绿槐,茫茫野草秋山外。

丰碑是处成荒冢,华表千寻卧碧苔,坟前石马磨刀坏。

倒不如闲钱沽酒,醉醺醺山径归来。

老头陀,古庙中,自烧香,自打钟,兔葵燕麦闲斋供。

山门破落无关锁,斜日苍黄有乱松.秋星闪烁颓垣缝。

黑漆漆蒲团打坐。夜烧茶炉火通红。

QQ截图20180517094312.jpg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3-16 20:0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发布新帖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