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于 2019-3-12 19: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面对自然景物山水田园,词人可以有两种姿态:一是以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的精祌,融入其中,为之代言;二是以西方“人为自然立法”的精祌,置身其外,与之对话。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天地不言,四时不议,万物不说,词人为之代言、代议、代说。写景咏物的歌词,就是代天地万物言说,凸显其形色资质,阐发其意蕴理趣。

换言之,不是人代天地万物言说,而是天地万物己经暗寓了人间种种难以言表的情思,己经代人类言说一一人类的许多情绪思绪,已经寄寓(编码)在天地四时之万千物象之中。写景咏物的歌词只是把其中寄寓的情思提取(解码)出来。

回到熟悉的说法,则仍然是托物言志、借景抒怀,或者移情于物、寄兴于景。

景与物,二者很难明确区分,因为景亦是物,物亦为景。

强分之,则一物为物,众物成景,物指单一之物,景指复合之物。歌词将景物作为咏唱对象,即有两种方式:咏物与写景。所谓托物言志,借景抒情。所谓“会景而生心,体物而得祌”。

咏物之作的歌咏对象,均为单一之物。

有时,它近乎一物一世界,独立自足。如20世纪初学堂乐歌有一首儿歌,题为《青蛙》:“青蛙变化甚奇,初生淡水河里。小小黑点如棋,背后拖一尾。未几四足生齐,尾与体自分离。换了一套新衣,青青真美丽。谷谷谷谷谷,宜水又宜陆。头顶瞪开双目,闪闪光似烛。舌根连下颚,取食可伸缩。害虫好充口腹,大功保五谷。”从蝌蚪到青蛙的形态变化、身体特征、生活习性和工作业绩,歌词的关注点始终在所咏之物象本身,很少涉及其他物象。

通常则是一物为主,它物陪衬。如80年代流行的《小草》:“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其中的小草,作为歌咏对象,居于主导地位,而花、树、春风、阳光、河流、山川、大地等均作为陪衬物,居于从属地位。“小草”在歌中不是孤独的,它与其他物象相依存。

写景之歌创作论——咏物与写景

写景之歌创作论——咏物与写景


写景之作的描绘对象皆为复合之物,众多景物共同组成一幅开阔的画面。写景者所写之景,如山水原野、花木鸟兽、风霜雨雪、日月星辰,以及路桥民居等人文景物,众多景物在歌中的地位较为平等,没有明显的主次之分。例如,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其中枯藤、老树、昏鸦等一系列景物,共同组成一种悲秋意境。学堂乐歌之《西湖十景》,更将南宋时期即已形成的西湖十景(苏堤春晓、平湖秋月、断桥残雪、曲苑风荷、柳浪闻莺、花港观鱼、南屏晚钟、雷峰夕照、三潭印月、双峰插云)一一写来,试看其前两景。

风暖草如茵,岳王旧墓,苏小孤坟.

英雄侠骨,儿女柔情。

湖山古今,沧桑阅尽兴亡恨。

苏公老去,剩有六桥春。

十里水平湖,一天凉月,万顷鸥波,

不堪对比,红蓼花疏。

白公堤上,此月曾经几度秋。

画桥徒倚,对酒自当歌。

一物为物,众物成景:于是有咏物与写景之分。如果诗歌所咏,既不是单独一物,也不是众物之景,而是咏及有限的几种(譬如两三种)物象,那么该算咏物还是该算写景呢?我以为还是咏物,所咏的是一种物象组合。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3-12 19:4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发布新帖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