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于 2019-3-11 12: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咏物之歌中,客观之“物”与主观之“我”的关系有两种模式,即“物我合一”的模式和“物我两立”的模式。

物我合一时,词中所咏之“物”与抒情主人公“我”二者是融为一体的,物代我言,或我代物言。试看琼瑶这首《我是一片云》,歌中,我己化作一片云,那一片云便是我,在亦云亦我的吟唱中,一种飘逸洒脱的人生姿态和理想,便被展示了出来。

我是一片云,天空是我家,

朝迎旭日升,暮送夕阳下。

我是一片云,自在又潇洒,

身随魂梦飞,来去无牵挂。

有时,“我”会完全隐身,完全由“物”去代为歌吟、诉说。学堂乐歌有一首《落花》就是这样,落花替我们诉说着青春易逝的伤感。

碎玉纷纷随风舞,春去谁能留住?

红褪香消辞树去,应向枝头泣诉。

几日春光,雨滋日煦,嫣然似笑增媚妩。

而今往事何堪忆,总是红颜难驻。

春雨潇潇,落花无数,转眼看化尘土。

物我两立时,词中所咏之“物”与抒情主人公“我”是各自独立的,物之于我,其作用是呼应、印证、相得益彰。试看田震的《野花》,这野花的寂寞陪伴着我的寂寞,野花的守望就是我的守望。

山上的野花为谁幵又为谁败?

静静地等待是否能有人采摘?

我就像那花一样在等他到来.

拍拍我的肩我就会听你的安排……

此时,歌词好像是咏物和直言两种表达方式的并用。梁上泉的《小白杨》与之异曲同工。“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守望着北疆”,这分明是咏物;“当初呀离家乡,告别杨树庄,妈妈送树苗,对我轻轻讲”,又分明是直言。“小白杨,它长我也长,同我一起守边防”,咏物中有直言小白杨,也穿绿军装”又回到纯粹的咏物。

词之咏物与诗之咏物,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托物言志,寄情于物。但在表达上,二者又常常是有所不同的。因为诗是诉之于阅读和想象的,可以由读者去反复品味,所以咏物诗可以更为贴t刃于物象本身,给读者留下更多回味的余地和想象的空间。而歌词是诉之于听觉的,需要听众即时理解,同步感动,其表达应该更加明白晓畅。所以咏物的歌词往往不会始终专注于物象,绘其形,着其色,传其祌,似乎觉得这样还不过瘾,还不尽兴,还须以直抒胸臆的表达穿插其间,或紧接其后。例如,黎锦光的《夜来香》,第一段描绘月夜里众芳皆睡唯其独醒的夜来香形象,客观的描绘里暗寓欣赏之情。

那南风吹来清凉,那夜莺啼声凄怆.

月下的花儿都入梦,只有那夜来香,吐露着芬芳。

之后,便以与咏物诗颇为不同的方式,让主人公直接出场,直接抒发对于夜来香的爱慕和赞美。

我爱这夜色茫茫,也爱这夜莺歌唱,

更爱那花一般的梦,拥抱着夜来香,吻着夜来香。

夜来香,我为你歌唱,

夜来香,我为你思量。

咏物之歌创作论——物我合一与物我两立

 咏物之歌创作论——物我合一与物我两立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3-11 12:2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发布新帖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