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于 2019-3-9 20: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许多物象,前人己经赋予它们某些品质,己经形成一定的文化蕴含,如兰之淡雅,竹之有节,雁之坚贞,鹤之高洁,潮之有信,天地之无私……当我们重新题咏它,就需要了解其既有的文化品性。同时,必须有新的感悟,新的联想,必须重新描绘它的形象,并将一种新的精神品质赋予它。(这与学术论文的写作相类似,当你选择一个论题,你必须对前人关于这一论题的既有研究成果有所了解,并依据自己对它的具有创意的新的观点和材料,展开新的论述。)

就说题咏梅花吧。前人咏梅的诗歌早己车载斗量,不胜枚举,宋人张道洽一人所作的咏梅诗词就多达300首。由梅花的迎风斗雪、力斡春回,联想到创造历史的志士风范;由梅花的高洁脱俗、远离尘嚣,联想到归隐林泉的逸士风姿。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传统的中国士大夫入世出世的两种处世方式,皆可借由梅花言说。同为梅花,在北宋林逋笔下显现的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逸士情趣,在南宋陈亮笔下展示的则是“欲传春消息,不怕雪埋藏”的志士精神。

梅立天地间,梅居红尘外,从古人的“己是黄昏独自愁”,到今人的“千里冰霜脚下踩”,梅花的蕴含似乎己经道尽。踏雪寻梅,我们还能从她的疏影暗香间寻得多少诗意呢?

梅,原产中国,据说为中国所特有,难以移植他乡。如果试着让梅花充当海外游子的喻象,径写《梅在他乡》,可能从前人的既有咏梅意境中突围出来吗?“中华一剪梅,流落到他乡。水土几时服,家国几曾忘?一支紫箫曲,三更明月光。关山万千重,梦里归汉唐。”或者这样着墨:“东方情调,不总是古典的。那盈盈暗香,是我抛给世界的——飞吻。”飞吻,这该是中国古诗不曾有过的意象吧?

含笑花,也是中国名花。宋人李纲《含笑花赋》:“南方花木之美者,莫若含笑。绿叶素容,其香郁然。是花也,方蒙恩而入幸,价重一时……凭雕栏而凝釆,度芝阁而飘香。破颜一笑,掩乎群芳……”有感于含笑花得蒙恩宠,移植杭州,讽刺高宗赵构沉迷享乐,无心国事。此前,北宋邓润甫有诗题《含笑》自有嫣然态,风前欲笑人。涓涓朝露泣,盎盎夜生春。”以花拟人,似有唯美主义倾向。南宋杨万里偏爱白色的含笑花,其《白含笑》“熏风晓破碧莲荅,花意犹低白玉颜。一粲不曾容易发,清香何自遍人间。”推重的是一种清高淡泊、不求闻达的处世姿态。

当代词人陈侣白的《含笑花》,则借着此花的别具一格的形与祌,抒写着关于物极必反、盛极而衰的理趣,欣赏着含而不露、恬淡睿哲的处世姿态,也流露着关于青春易逝、人生短暂的挥之不去的感伤和无奈。

半开半闭,半醉半醒。

似怨流水,似恋东风。

幸福过头是不幸,盛开后面是凋零。

聪明的花儿只微笑,美在若有若无中。

半热半冷.半雨半晴。

仿佛有意,仿佛无情。

春色三分春常在,春深后面春无踪。

懂事的花儿只微笑,香在若有若无中。

咏物之歌创作论——知其故,出其新

咏物之歌创作论——知其故,出其新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3-9 20:2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发布新帖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