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于 2019-3-5 20: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歌词的兴奋点,由人的社会存在,转向人的生命存在,询问生命存在的意义,便展幵了另一片抒情空间。此时,歌词仍然关怀人生,但己不是世俗的关怀,而是终极关怀,不是社会学的关怀,而是哲学的关怀。为了区别于抒写爱情、友情、亲情、家国之情等的人生之歌,以及旨在作政治或道德美刺的社会之歌,我们不妨将其称为生命之歌。

所谓世俗关怀,关怀的是人的社会存在,是人在世俗社会中的生存和发展,是人的世俗理想,即所谓功名事业,是人在世俗社会的种种情感纠葛。

所谓终极关怀,关注的是人的自然生命,是生与死,存在与毁灭,是人生的终极意义,如生命来自何方,去向何处,生命存在的目的,生命存在的形式。

鲁迅《野草•立论》讲过一个故事:“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一一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

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要发财的,是世俗关怀;说这孩子将来要死的,是终极关怀。终极关怀面对的是人生的终极悲剧,是死亡。终极悲剧是令人绝望的。所以,人们常常回避它,讳言它,不敢正视它。面对一个充满希望的新生命,揭示其终极悲剧,说“这孩子将来要死的”,这是何等让人扫兴,所以该打。

但既然人有自然的和社会的双重本质,诗歌就应该有对人的双重关怀,包括终极关怀和世俗关怀,世俗关怀并不能取代终极关怀。

诗歌的这两大主题往往是泾渭分明、互不牵涉的。当李白“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抱怨“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暗天”,自信“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此时,他志在建功立业,报效国家,其《行路难》的主题,在于世俗社会和世俗人生。当李白长叹“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大喊“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此时,其《将进酒》的主题,在于生命的终极悲剧。

“纷纷五代乱离间,一旦云开复见天。草木百年新雨露,车书万里旧江山。寻常巷陌陈罗绮,几处楼台奏管弦。人乐太平无事日,莺花无限日高眠。”《水浒传》卷首引用的这首诗,旨在世俗关怀。

“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儒林外史》幵篇这首词(蝶恋花),则在终极关怀。

世俗关怀与终极关怀,两大主题有时也会纠结在一起,相伴而生。试看曹操《短歌行》,它始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的终极悲伤,却终以“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现世抱负。

生命之歌创作论——世俗关怀与终极关怀

生命之歌创作论——世俗关怀与终极关怀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3-5 20:5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发布新帖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