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于 2019-3-4 20: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美的表现,以及对美的情思的抒发,必须出之以美的意象和语言。这道理很简单,所谓“葡萄美酒夜光杯”,美酒还须以美的酒杯载之,美的内容还须以美的形式载之。丑陋、肮脏、粗俗的语言和意象是不能作为美好情思的载体。这是不证自明的原则。中国传统的词牌,如满江红、沁园春、西江月、如梦令、临江仙、浣溪沙、一剪梅、虞美人、水龙吟、鹧鸪天、谒金门、眼儿媚、风入松、霜天晓角、巫山一段云……就一个比一个美;曲牌,如蟾宫曲、湘妃怨、朱履曲、梧叶儿、塞鸿秋、夜行船、沉醉东风……也都美不胜收。

在古典诗歌的意象里,人们惯看的是秋月、春风,还有江山、夕阳、浊酒、浪花、渔樵、英雄。只有在讽刺诗里,作为恶人恶事的喻象,才可能出现污秽之物,如《诗经•小雅•青蝇》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嗡嗡叫的绿头苍蝇,飞落在篱笆上面。谦和忠厚的君子,不要听信谗
这一原则古今通行。

譬如情歌,如果你不肯落入爱情表达的俗套,如蝶恋花、凤栖梧、相见欢、烛影摇红,就不妨去创造新的语象。但这新的语言和意象必须是美的。“我爱你,爱死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己经出界了,如果再跨出一步,说“我爱你,爱死你,就像屎壳郎爱牛屎”,那就更是恶搞了。

昔日大人物以屁入词,己是败笔。今有小人物以屁,以苍蝇、大便、肛门、阳具、蛆、粪堆等入歌,试图剑出偏锋,也只能让听众掩鼻而去。有摇滚专辑名曰《苍蝇》,其中多污词秽语,不知有没有人追捧。

试看《苍蝇》:“人说爱情需要经常表达,就像蛤蟆在田间天天叫唤。人说事业必须兢兢业业,就像苍蝇在茅房飞来飞去。”再看《拐根》:“我真希望,笑的不是嘴,而是肛门,发硬的不是尸体,而是拐根(阳具)。”还有《涅槃》:“我的屁股底下正闪出一片曙光,我要带着满屋子的大便芬芳,我涅槃,涅槃。”

从审美的角度看,追求艺术个性,还须尊重受众的审美心理。一般来说,歌词的语言须是雅的语言,歌词的意象须是美的意象。这是不能违拗的。

我的家有个马桶,马桶里有个窟窿,

窟窿的上面总有个笑容,笑人间无奈好多。

每个家都有马桶,每个人都要去用,

用完了以后逍遥又轻松,保证你快乐无穷……

写过不少好歌的李安修,不知怎么弄出了这样一只《马桶》,让刘德华唱得恶心。作者追求艺术个性的苦心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我们能承受“马桶”这样对既有审美期待的肆意挑衅吗?

闽南话称眼泪为“目屎”,歌里也常常这么唱:“港边惜别天星像目屎,伤心今暝啊,要来分东西。”“阮心头酸,目屎低,望春风......”闽南人珍爱闽南话,认定闽南话是正宗唐音遗存。

但以意象的文野雅俗计,至少普通话的“泪珠”是优于闽南话的“目屎”的。想起《红楼梦》里那首凄婉动人的《枉凝眉》,如果将“泪珠儿”改为“目屎儿”,让一个娇美的女声这样唱:“想眼中能有多少目屎儿,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不知歌者和听众作何感受?

唯美之歌创作论——美的忌讳

唯美之歌创作论——美的忌讳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3-4 20: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发布新帖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