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于 2019-3-1 21: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诗人为之代言。作为内容要素,“美”在歌词中可以是独立存在的,与“情”“志”“理”并列。歌词可以偏重于抒情,可以偏重于言志,可以偏重于说理,也不妨偏重于对美的礼赞。

作为歌的内容,作为歌中礼赞的对象,美可以大致分为几类:自然美、文化美、人生美。

对自然美的讴歌,表达的是人对自然美的陶醉和向往。而对自然美的陶醉和向往,来自于我们对自然造物的惊讶:大自然无意中造就的景与物,竟然有如理性的设计和制造,甚至是理性的设计和制造也不能企及!于是,我们便感慨“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我们便感叹“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我们便会为西子湖“淡妆浓抹总相宜”而倾倒,为雨后长虹“谁持彩练当空舞”而啧啧称奇。

人类原是自然之子,天然山洞曾是人类的襁褓,原始森林曾是人类的摇篮。但置身于自然的怀抱时,人类对自然美可能并没有多么强烈的感受。尔后,当人类走出了山洞和森林,开始了劳动和创造,当人类创造了农牧乡村、工商城镇以及城乡间的交通网络,甚至满天星月也不能与人间灯火争辉时,久居尘嚣的人类,便渐渐感到了疏远自然的失落,便会产生返璞归真重新投入自然怀抱的冲动。“釆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脱口而出的诗句所表达的,正是人类对于久违了的自然美的亲切记忆;“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王维那随意挥洒的水墨诗境所流露的,正是人类重返自然的惊喜。

“山川之美,古来共谈。高峰入云,清流见底。两岸石壁,五色交辉。青林翠竹,四时俱备。晓雾将歇,猿鸟乱鸣。夕阳欲颓,沉鳞竞跃。实是欲界之仙都!”我们是社会的人,也是自然的人。社会生活不必永远是诗歌的兴奋点,诗人何妨亲近自然,流连山川,忘情于清风明月水云时空?表现自然美的诗歌,又何妨纯之又纯,不再作为社会政治情怀的载体,不刻意夹杂任何寄兴呢?何妨“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何妨“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何妨“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1928年版《中国名歌选》,其中有一首沈秉廉填词的《晨光》即专注于自然美的表现。耳边是钟声报晓,小鸟和鸣,眼前是晨曦初露,芙蓉微笑,好一派纤尘不染的世外仙境。那“晓钟声声”来自深山古寺,虽是人为,亦近天籁。

山上晓钟声声,震颤幽谷长林,

海边晨光暝暝,推开薄雾浓云。

如许钟声彻心灵,如许晨光系人情。

听小鸟呼唱殷勤,似有意留此良辰。

芙蓉微笑盈盈.似有意留此良辰。

与自然美相对应的是文化美,包括艺术美、社会美、民俗美等,是由人类自己创造的蕴含着人类智慧和理想的事物中所体现的美。

如果说面对自然美,歌词赞叹的是自然造化,是所谓造物主的鬼斧神工的创造,那么,面对文化美,歌词所赞叹的则是人类自己的巧夺天工的创造。自然美与文化美有着微妙的联系:人们为自然美所感动时,实际上是以文化美作为潜在的参照系,“化工也爱翻新样,反把真山学假山”,反之亦然。自然美,实际上是自然之物超越自然而达到的一种仿佛出自理性创造的文化境界,而文化美的最高境界,是淡化理性,回归自然。譬如,我们赞美自然风光,会说它美得像一幅画;我们称颂一种画风,又会说它如何如何师法自然。又如,我们赞美自然界的声音,如林涛、泉鸣、鸟语,会说它宛如音乐;我们赞许人类自己创作演奏的音乐,又会说它仿佛天籁。

面对文化美,歌词所表现出来的,可能是未经文化洗礼的野蛮人或不知文化为何物的庸俗之辈所难以理解的陶醉和礼赞。如一只在地下沉睡了许多个世纪的彩陶壶,一条从远古漂流而来的独木舟。如阎肃的《唱脸谱》以京剧脸谱的蓝红黄白黑、紫绿金银灰十种基色调,概况性格各异、多姿多彩的艺术形象,以及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沫。

外国人把那京戏叫作PekingOpera.

没见过五色的油彩愣往脸上画.

四击头一亮相,哇呀,

美极了,妙极了,简直0K顶呱呱!

蓝脸的窦尔墩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

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

紫色的天王托宝塔,绿色的魔鬼斗夜叉。

金色的猴王,银色的妖怪,灰色的精灵笑哈哈!

一副副鲜明的鸳鸯瓦,一群群生动的活菩萨。

一笔笔勾描.一点点夸大.一张张脸谱美佳佳!

噢啊......

有时,文化美与自然美可以同时讴歌,一如“世界遗产”有所谓自然遗产、文化遗产,还有所谓自然与文化双遗产。

人生美可以是指美好的个人资质(资质美),也可以是指美好的人生风范(风范美)。

资质美又可分为外在的人体美(仪表美、气质美),以及内在的才情美(才华美、情操美)。白居易赞叹杨玉环“天生丽质难自弃”,主要是指其外在资质,包括姣美的容貌和真纯的气质;贺知章一见李白便惊呼为“谪仙人”,则主要是缘于其盖世才情。当然,中国人历来强调内外兼修,秀外慧中,乃至将“慧中”作为“秀外”的前提,所谓“书卷气”,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反之则有“绣花枕头”之讥。

风范美,则是指人在社会文化环境中,在对事业、理想的追求中,所展示出来的精神风貌和人格魅力。

对人生美的赞扬,构成唯美之歌的另一景观。唐人柳宗元政治上失意,被贬逐南国,见渔家仙人般闲适潇洒,自由自在,不禁心向往之,其《渔翁》诗云:“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20世纪初,学堂乐歌有一首《渔翁乐》,似从此诗化出。

渔翁乐陶然,驾小船,身上蓑衣穿。

手持钓鱼竿,船头站,捉鱼在竹篮。

金色鲤鱼对对鲜,河内波澜蛟龙翻。

两岸垂杨柳,柳含烟,人唱夕阳天。

长街卖鱼还,沽一杯,美酒儿,好把鱼来煎。

夜晚宿在芦苇边,酒醉后,歌一曲,明月照满船。

渔翁乐陶然。

王立平《牧羊曲》与之异曲同工:“莫道女儿娇,无瑕有奇巧,冬去春来十六载,黄花正年少……”

唯美之歌关注人生美,往往也兼及人所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之美,所谓“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或天人合一,让自然美与人生美互为印证;或地灵人杰,让环境美

作为人生美的背景和舞台。如这样一首《月圆花好》。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今朝最。

清浅池塘,鸳鸯戏水.

红裳翠盖,并蒂莲开。

双双对对,恩恩爱爱,

这软风儿向着好花吹,

柔情蜜意满人间。

或者,将人生美与自然美、文化美一同讴歌。如小轩的《东方女孩》,就讴歌着中国女子与中国山水、中国文化,讴歌着中国的山川文化孕育的精灵。

寻遍山外山,找遍水中水,

谁是你梦中的女孩?

走遍海内外,巴黎到上海,

谁能比东方的女孩?

她的眉呀眉像双燕飞过长江水,她的眼呀眼好像西湖水含烟.

她的唇呀唇像栖霞山上枫欲醉,她的心呀心天11丨雪般晶莹。

千万里的胸怀,五千年的色彩,孕育了东方的女孩。

唯美之歌创作论——美的类别

唯美之歌创作论——美的类别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3-1 21:5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发布新帖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