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于 2019-2-28 22: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间有一门高深的学问,叫作哲学。人间有一种别致的吟唱,是哲理之歌。用歌来咏唱我们对自然、社会和人生的思考和颖悟,当然难以达到哲学的深刻和博大。在哲学面前,哲理诗歌不免显得“小儿科”,自负的哲学家往往瞧不上这种哲理歌吟。然而,由于诗歌语言的练达,诗歌意象的奇妙,由于哲理与情趣相携而行,哲理诗歌可能更加隽永,韵味无穷,脍炙人口。对于哲学之境,哲理诗歌可能更加曲径通幽,深入浅出。对启迪智慧,切磋心得,哲理诗歌自有哲学论著所不及之处。况且,哲学原本就是科学加诗,是人类对自己所寄身的这个世界的科学的和诗意的双重观照,哲学与诗是天然相通的。所以,哲理之诗不妨写,哲理之歌不妨唱。诗歌不是不能表达哲理,而是看你怎么表达.

歌中哲理的表达,要领大致有三。

一是应该注重语言的精辟警策、练达天然。精辟警策方能一语破的,振聋发聩,如“功高成怨府,权盛是危机”(王迈《读渡江诸将传》练达天然方能脍炙人口、广为流传,如“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日日待明日,万事成蹉跎”(文嘉《明日歌》)。今之流行歌曲,如李宗盛的《凡人歌》亦有此趣(其思想境界之高下姑且不论)。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

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

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

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二是注重意象表达,寓理于象,以独创之象,寄隽永的理,让人回味无穷。如:“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刘禹锡)“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刘禹锡)“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苏轼)“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苏麟)

辛亥革命的第二年,沈心工来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曾令李白掷笔的黄鹤楼,他拾级而上,极目远眺,览扬子江流,阅人世沧桑,于景象见哲理,一气呵成一首《黄鹤楼》。

独自登临黄鹤楼,坐看江水载行舟。

千帆容易随流去,一棹艰难赴上游。

独自登临黄鹤楼,几经革命血横流。

可怜化作花千树,遍插朱门仕女头。

独自登临黄鹤楼,楼倾鹤去几经秋。

新楼结构全非昔,黄鹤归来认得否?

此歌原载沈心工编《重编学校唱歌六集》,1912年10月出版。沈心工用一首德国歌曲的曲调填词。德国歌曲名称不详,曰本人也曾借填词,歌名《高岭》。

辛亥革命爆发时,沈心工曾经为革命高歌,为革命冲锋陷阵。第二年,他来到革命首义之城武昌,登上黄鹤楼,不禁百感交集,歌以咏之。此歌三段,各抒一情,各言一理。而最沉痛的在于第二段:“独自登临黄鹤楼,几经革命血橫流。”武昌起义后战局胶着,汉口汉阳保卫战牺牲了多少革命战士、英雄男儿!可是,他们的牺牲换来了什么呢?“可怜化作花千树,遍插朱门仕女头。”血沃繁花,不过做了豪门美女的头饰。革命的结果,不过是改了朝,换了代,袁氏当国。袁氏何人?武昌起义后,不是他奉清廷之命,督师镇压,血洗汉口汉阳的吗?此人竟坐收渔翁之利,一举做了民国总统,如此,民主共和的理想还有实现的一天吗?“新楼结构全非昔,黄鹤归来认得否?”眼前这所谓民国,是我们理想的民国吗?革命先烈的英灵归来,会认得这个他们为之奋斗牺牲换来的这个结果吗?黄鹤楼的意象,被寄托了全新的忧思!

佛家歌曲有一首《吹笛人》,不用抽象的说教,而是运用一系列意象,营造出一种蕴含禅机理趣的萧索感伤的意境,从而分外感人。

古道斜阳黛色微,倦鸟把家归。

仆仆风尘一路相随,却是匆匆年岁。

暮色苍苍望故乡,西风几时回?

轻轻寒笛缓缓吹,断续多少泪。

啊,沉沉的思念,压着疲惫的双肩,

梦中常见却是遥远。

晚风轻轻吹,吹落寒笛点点泪,

落泪为了谁?

三是歌中哲理,须与情趣(以及志趣、美趣)相携而行。如果诗歌是一位女子,情志是其血肉,美是其发肤,理则是其骨骼。侧重说理的诗歌,不妨清瘦些,带有几分骨感,但终须有血有肉,发肤可人。否则就难免如同玄言诗、理学诗骷髅般面目可憎了。“釆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罗隐咏蜂,理中见有怜悯之情。“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苏轼此理融汇了人生伤感。“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则见出辛弃疾的某种意志、信念。今之闽南语歌曲《爱拼才会臝》所谓“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也是言理兼而言志。陈乐融《问情》一歌,以其哲理偕情韵以行,故行之久远。

山川载不动太多悲哀,岁月经不起太长的等待。

春花最爱向风中摇摆,黄沙偏要将痴和怨掩埋。

一世的聪明情愿糊涂,一生的遭遇向谁诉?

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须散,繁华过后成一梦啊,

海水永不干,天也望不穿,红尘一笑和你共徘徊。

关于哲理的表达,还有一个有趣的话题,那就是有意栽花与无心插柳。有意栽花,花可能不会如期幵放。以歌言理,有些哲理的“含金量”是可疑的。例如,有人就指出过黄霑的词中哲理的模式化:“所谓‘模式’,便是‘人生之中,任何事情都是一个铜钱的两面’。是以《家变》有最经典的‘知否世事常变,变幻原是永恒’及‘月缺后月重圆,始终都会相对衬《强人》有‘是与非,如何分对错……弱者、强人都牺牲多《轮流传》有‘当一切循环,当一切轮流,此中有没有改变《狂潮》有‘是苦也是甜美,人生的喜恶怎么分’。”

有时候,人们还有一个习而不察的毛病,就是好以一种说教口吻,宣示一些连自己都未必相信的“哲理”,去教训世人,教训青年。这当然难以收到预期的效果。

幸福在哪里?朋友哇告诉你:

它不在月光下,也不在温室里。

幸福在哪里?朋友哇告诉你:

它在你的理想中,它在你的汗水里。

此歌题作《幸福在哪里》,其中的哲理就似是而非。幸福“它在你的理想中”,这一句语意含混。其实,幸福并不在对理想的苦苦追寻之中,而在理想实现之时,以及阶段性的成果取得之时。“山重水复疑无路”有何幸福可言?幸福有赖于“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出现。“众里寻他千百度”有何幸福可言,幸福只在蓦然回首,发现“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那一刻。幸福“它在你的汗水里”,果真如此,那农民的幸福就在于“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了。真是岂有此理!幸福分明不在汗水里,不在辛苦的劳作中,而在挥汗劳作后的丰衣足食,在丰衣足食之后,恋人约会的月光下,亲人团聚的温室里。袁隆平搞杂交水稻大获成功,头顶顿生光环,于是倍感幸福。而有的科学家,由于思路不对,或运气不好,一辈子都在黑暗中摸索,累出一身身热汗,急出一身身冷汗,有什么幸福可言?挥汗劳作是我们为月光下、温室里的幸福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是苦尽甘来之苦,是百炼成钢之炼,它本身怎么就是幸福呢?此歌的另一个版本说:“幸福在哪里?朋友我告诉你”,“它在辛勤的工作中,它在艰苦的劳动里。啊!幸福就在你晶莹的汗水里。”则是更明白的胡说八道。

哲理之歌,往往有意栽花花不发,而漫不经心地插下一根柳条,倒可能意外成荫。“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经过她的帐房,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王洛宾笔下这天籁般的情歌,无意说理,却不乏理趣。神往之余,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好姑娘总在那遥远的地方?“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在三毛的歌里,为什么就为了那只小鸟、那道小溪、那片草原和梦幻中的橄榄树,人们就宁愿漂泊天涯,流浪远方?这里蕴含的哲理是耐人寻味的。

当人们唱一首抒情的歌,却无意中品味出其中蕴含的哲理,那该是一份意外的惊喜,一份发现的惊喜,一份艺术再创造的惊喜,一份印证接受美学之所谓作家与读者共同完成艺术创造的惊喜。而在我们歌词作者自己,则不妨是有意为之,有意留下一些伏笔,将一些具有弹性的、多解的语言和意象,留给读者和听众去品评,去发现,去创造。

哲理之歌创作论——哲理的表达

哲理之歌创作论——哲理的表达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2-28 22:5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发布新帖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