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于 2019-2-28 22: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往今来,哲理诗歌涉猎的内容极为广阔,人类理性思考的方方面面,大至宇宙时空、历史演进,小至一花一草,乃至人间的一颦一笑,皆可入诗入歌。有人曾将诗歌中的哲理分为几十类,精微之余,不免烦琐。如果大致分类,则不妨分为自然哲理、社会哲理和人生哲理。

自然哲理,往往蕴藏在对自然景物的观察中,所谓“万物有成理而不说”,需要诗人以慧眼去发现。如“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王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白居易)。

自然哲理还是人类关于宇宙存在及自身生命存在的思考心得。宇宙是什么?宇宙为什么存在?宇宙如何诞生?如何存在?由谁主宰?生命的出现无疑是对无生命世界的超越,一个不可思议的超越。可是,人从何处来,往何处去?我是谁?生命存在有何意义?是否真有灵魂存在?是否真有命运存在?这些是人类的永远的困惑,永远的哲学母题、文学母题。从屈原的《天问》直到今天,面对宇宙和生命的无穷奥秘,人们猜测、感喟、迷茫,留下许多歌吟。如李白的乐府诗《日出入行》。

日出东方隈,似从地底来。

历天又入海,六龙所舍安在哉!

其行终古不休息,人非元气,安得与之久徘徊?

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

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

如今人乔羽的《生命》之歌。

你像流星一样来去匆匆

又像宇宙一样无始无终

短暂中孕育着永恒

夜幕下闪出来黎明

一个消失了,一个正在诞生

一个坠落了,一个正在升腾

生命,生命万古常新,无尽无穷

自然哲理还包括人与自然的关系,关于环保,关于生物多样化,关于人与自然、与其他生物如何和平相处,共生共荣。

社会哲理,来自人们对社会现实以及社会发展的历史与未来的思索。社会哲理诗歌往往融汇着人们对于现实政治非理想化的忧思,对于人类良知与正义的呼唤,对于真善美与假恶丑的道德评判。如“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尚书•五子歌》)、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孟子•公孙丑下》)、“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李绅)、“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曹松)。今人之例,如电视剧《宰相刘罗锅》的主题曲《清官谣》:“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如1959年版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的插曲。

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功花不开。

幸福不会从天降,社会主义等不来。

莫说我们的家乡苦,夜明宝珠土里埋。

只要汗水勤灌溉,幸福的花儿遍地开。

一一马烽《幸福不会从天降》

人生哲理之作,则追问人生的目的和意义,探询人生的价值和理想,打量人生姿态,抒写人生哲思。这一类哲理诗歌篇目最多,传世佳作不胜枚举,如“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杨文奎)、“平生不作亏心事,夜半敲门不吃惊”(兰陵笑笑生)、“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天祥)。今天较为典型的人生哲理之歌,如电视连续剧《武则天》的片尾曲《自有人评说》(陈汉元词)。

且莫说人之初,是善还是恶?

有谁落地,有谁落地笑呵呵?

别说人好做,别说人难做,

好做难做.好做难做都得做。

做得人上人.滋味又如何?

回头看是善是恶,自有人评说。

当然,哲理之歌的分类并没有这么简单明晰。有时候,一首简洁的歌词,可能包含着不易穷尽的哲理内涵。试举一例。

被誉为美国民谣之父的皮特•西格(PeterSeeger)有一首《花儿哪儿去了》,旋律简单而优美,周而复始,歌词从花儿开始,最后又回到花儿。此歌1961年问世,主题在于反战,当年反战的嬉皮士们就曾唱着它到处流浪。这个背景淡远后,我们对它的理解则不妨是:美的脆弱,生命的短暂,悲剧的重演,世界的健忘,以及许多事物的宿命般的首尾相衔。感伤之余,我们也不禁为美的生生不息而感动。

花儿到哪儿去了?都被姑娘们摘走了。

姑娘们哪儿去了?都被小伙子娶走了。

小伙子们哪儿去了?都当兵去了。

当兵的哪儿去了?都进坟墓了。

坟墓到哪儿去了?都被花儿掩盖了。

《花儿哪儿去了》的歌词,据说是借鉴了肖洛霍夫的小说《静静的顿河》中的一首民歌:“鹅到哪儿去了?到芦苇里去了。芦苇到哪儿去了?给姑娘们拔走了。姑娘们哪里去了?跟哥萨克人结婚了。哥萨克人哪儿去了?都上战场去了。”

哲理之歌创作论——哲理的类别

哲理之歌创作论——哲理的类别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2-28 22:3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发布新帖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