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于 2020-5-14 19: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象征性的符号作用是指主题音乐在电影电视剧中所发挥的贯穿表现作用,具有某种象征性的表现意义。象征性的表现往往往往并不局限于对某一场景中情节发展和人物情感发展的配合,它似乎是从剧中提炼出来的某种意味、某种含义、某种情调。它们的出现对剧情发展似乎并没有直接的表现作用,而是附着在剧情中,每次出现都固执地坚持着它所承载的意味,为电影电视剧的整体表现提供了一种色调,一种情调,一种氛围。

著名导演王家卫2000年拍摄的影片《花样年华》中的主题音乐就具有象征性符号作用。

电影《花样年华》海报

电影《花样年华》海报


这部影片用了一个贯穿全片的音乐。这段由小提琴演奏、三拍子具有异国风味的旋律,是王家卫大胆拿来的一个铃木清顺电影音乐中的一个音乐主题“YUMEIJI’STHEME”。这段旋律猛一听,会感觉非常突出。所谓的突出是指第一次出现时,给人一种意想不到的感觉,你会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音乐上,再转回来,发现画面中人物的动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升格,变成配合音乐节奏的慢动作。接下来仿佛是音乐“强迫”人们去品味这样的声画效果,我们会随着音乐进入一种悠缓抒情、富于感情而又带点儿慵懒的情调中。这一情调可以使有心人立刻感受到整部电影所营造的那份无法释解的缠绕着许多无形挑畔的欲望,以及充盈在心头的诉说不清的温情。就是这样的一段旋律,在影片中多次出现,把它所负载的这种无法说清的、覆盖整个影片的情调突出强调了出来。

这段旋律在影片中以原形的状态出现了9次,基本上总是在男女主人公相遇的时候出现。音乐象征的那种如上所说的模糊而复杂的情调,在每一次出现时都以其所固有的象征为情节增添了某种内在的含义。但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随着音乐出现次数的增加,在影片的后半部分,音乐又参与到剧情的表现之中,发挥出音乐的象征性和表现性作用。

主题音乐第1次出现在两家搬到同一所房子成为邻居后不久,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只是几个主要人物一起到房东的家里打牌,三拍子的节奏响起来,先是女主角苏丽珍往屋中走去,与后来的周慕云的老婆擦肩而过,苏倚在打牌的丈夫身边时又与从牌桌旁站起来的周慕云擦肩而过,所有的镜头只是几个人在一个拥挤的小房子中前后走动而已,而且人们只是看到苏丽珍的丈夫和周慕云的老婆的背影。就是在这样非常普通的生活场景中响起了主题音乐。正是这种非常普通的没有什么值得渲染的画面情节,加上人物动作随着音乐的节奏升格放缓,愈显得突出而引人注目。音乐在这里实际上是在自说自话,先声把这个故事所蕴含的情调展示了出来。导演的这一构思应该说是大胆而又新颖的。主题音乐有两个段落:

第1次:出现只用了3A段。第2次:周发现老婆在骗他之后,情绪低落,苏因为丈夫老不回家而十分寂寞。苏去巷子口打面,往回走在狭窄的楼梯上两个人擦肩而过,周在面摊上难以下咽……这一场景与音乐第1次出现一样没有语言,升格的动作使得苏丽珍穿着旗袍的身姿和着音乐的节奏更加婀娜摇曳。音乐似似乎并不表现什么,只是与这个狭窄的空间、与主人公压抑的心绪、与摇曳的旗袍组成了一个模糊不清的悬念,似乎暗示着什么又似乎被一种东西桎梏着,这种插入式的超越现实的艺术效果在这里潜入了人们的心里,有待人们在后面的剧情中慢慢解读。这一次音乐延续的时间比较长,用了A、B两段。

在主题音乐第3次出现的一组镜头中,除了仍然以升格的慢速,仍然以两个人在狭窄的楼梯上擦肩而过,仍然以苏摇曳的旗袍和着音乐的节奏作为主要的表现特征之外,还增加了昏暗灯光下濛濛的雨水。仍然是没有语言,仍然是小提琴单音色演奏的曲调,郁闷的心境与潮湿的雨水缠绕在一起,加上主题音乐与前面两次毫无变化的重复出现,都使得音乐的象征意味更加浓郁而难解。

电影《花样年华》剧照

电影《花样年华》剧照


这里有一点需要指出,尽管是主题音乐,但在一般情况下,并不需要以强调的方式在剧情中出现。因为电影电视剧音乐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音乐为剧情服务,在剧情的演进中,只需要感受到它,并不要求“听”到它。不过,《花样年华》中的这个主题,从前奏起就非常鲜明地表明了自己正在“出场”,你无法不注意到它,加上配合音乐节奏的人物动作升格,就更加突出了音乐在前台的位置。正是这种用法,使得它脱离了一般主题音乐密切配合剧情的表现特点,而具有了一种与剧情保持某种距离的象征作用。接下来的第4、5、6、7、8次主题音乐出现的场景是这样的:

第4次:两个人发现双方的爱人都去了日本,说开了之后在周为了写武侠小说租住的旅馆里谈话,然后雨中回家,周先下了车……第5次:周在办公室,苏在家里各自写着,然后又在一起切磋……第6次:两个人在旅馆一起写小说……

第7次:被孙太太说了几句之后,苏不敢晚上出门,两个人在两地相互思念……

第8次:周表示要到新加坡去,两人相拥,苏发出隐忍的哭声……

这几次情况发生了变化,不再采用动作升格的方式将音乐推向前台,主题音乐也似乎更加走进了剧情之中,比如第5次主题音乐出现了A、B两段,画面中组接了几组镜头:周慕云在办公室写武侠小说,烟雾缭绕:苏丽珍在家中写;两个人在一起切磋……虽然仍然没有语言,但音乐显然外延出更多的表情意义,同时显示出象征和表情相互重叠的两种功能:它体现着将两个人联系在一起的丝丝情愫,并仍然以前台的姿态将整个故事的最终情态和情调展示在人们面前,提醒着人们对具体情节的理解。第7次情况也基本相同:苏不敢出去,看邻居们打牌,不由得转向窗口向远处凝望沉思:周在办公室写不下去,也呆呆地向看不见的地方凝望……音乐在这里似乎代替了他们的语言,诉说着两个人的殷殷相思。

可以说,主题音乐这第7次的出现,更加嵌入到主人公的感情世界中,发挥着更加具体的表情作用。这一表情作用应该说与前面的层层铺垫有着密切的关系。人们这时已经熟悉了这段缠绵悱恻的音调,也熟悉了它总出现在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导演把它引进这一情节中使它发挥着情感烘托的作用,在这里,象征的作用似乎已被具体化了,但主题音乐所保持的固有不变的形态仍然具有象征的作用,它仍然在提醒着人们这段情缘的色调。只是随着剧情的发展,随着它所包容的具体内容的增加和显化,变得更加容易接受。

主题音乐第9次出现的时候,影片的故事已经完结。周慕云把这终生的秘密封存在了柬埔寨的一个树洞里,苏丽珍带着孩子又搬回了原来的住所,但却又一次与周擦肩而过。屏幕上出现了一段感慨的文字:

那些消失的岁月,

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

看得到,抓不着,

他一直在怀念过去的一切,

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消失的岁月。

文字之后,在片尾打出了字幕的同时主题音乐响起,显得非常醒目。它不再受具体情节的牵扯,干净利落地重新标志着最开始出场的悬挂在剧情之上的意味。它不再那么费解,但仍然新颖和引人深思。

我们分析的这9次主题音乐都是以原形的形态出现的,都是以小提琴独奏的单音色方式、以旋律的内在魅力发挥着作用。影片中在主题音乐第9次出现之前,还有一次音乐的形式与这9次不同,它只保留了旋律的三拍子节奏,旋律在原来基础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是一次场景式的音乐,出现在周在柬埔寨往树洞里说出秘密的情节中。音乐在这里可能是在以音乐的变型表示这一情缘就此结束,也颇有一些意味。

在这部影片中导演还运用了那个年代流行的黑人爵士歌手耐特·金·科尔演唱的拉丁情歌,它的反复出现更贴近主人公的具体情感,可以说它与具有象征意义的主题音乐共同为观众营造了影片的“精神”。难怪素来靠感觉运用音乐的张艺谋对这一点很敏感:“我最欣赏的是这部影片里的音乐,绝对能达到传神的程度。影片中的音乐是用来帮忙的,你听吧,在片子里边,当音乐起来的时候,‘花样年华’的精神就出来了,这是很难得的。”

王家卫在这部片子里表现出来的音乐的使用方法确实是很难得的。像这种音乐元素的象征性使用,如果没有很深的对音乐的体悟能力,没有独特的对视听语言的创造性想象力,是很难做成《花样年华》这样的效果的。

电影《花样年华》剧照

电影《花样年华》剧照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20-5-14 19:1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发布新帖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