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表于 2020-5-4 10: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里我们着重分析一下4集电视连续剧《今夜有暴风雪》是如何运用主题音乐来帮助塑造人物形象的。

《今夜有暴风雨》中有一个主人公裴小云的主题音乐,在电视剧中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这个主题音乐以自身的魅力塑造了裴小云善良、纯洁的内心世界。音乐多次釆用钢琴清亮、透明的音色,旋律温柔、纯净,充满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这个旋律多次出现在没有语言的画面中,每次出现都与裴小云这个人物的遭遇有关。音乐的纯净、柔美与裴小云的真诚、柔弱相对应,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感人的艺术形象。

随着剧情的不断发展,主题音乐使裴小云的形象也逐渐丰满起来。剧中的裴小云与她的许多同龄人一样被当时的时代风暴所席卷,走上了上山下乡的人生路,到军垦农场去接受锻炼,但由于出身问题受到女排长的歧视。艰苦的生活环境己经使这些青年人面临着艰难的人生考验,而裴小云却还要不断地在人格和自尊心上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这个表面柔弱的姑娘有着一颗自尊好强的心,她默默地承受着各种压力,顽强地生存着……故事不断地展现着既险恶又屈辱的生存环境,而主题音乐却在不断地表现着她那纯洁、美好的精神世界。正是在这强烈的对比中,音乐配合着故事情节的发展,成为裴小云形象在剧中的另一种外化的形式。

主题音乐在连续剧中主要出现了3次:

第1次:裴小云刚到北大荒不久,一次夜晚赶工打石头,她没时间换鞋就跑去扶钎,被连长发现了,强行背了回来。当连长为小云治冻脚时,小云感动得流下了热泪,这时响起了主题音乐。主题音乐在这时的出现,衬托着小云的善良和美丽。面对此情此景,观众也禁不住会为小云在这样的逆境中得到这一点点温暖而感到欣慰,理解她那轻易不肯流下的泪水。

第2次:出现在剧中的一个重要情节中。干完活后,大家急急忙忙地撤下山去,临走的时候,对小云有偏见的指导员留下“出身不好”的小云看家。小云不仅不感到委屈,反而感到一种“松绑后”的自由。她搬来一个汽油桶,为自己烧水,希望享受一次热水澡。这时连长来了,看到只剩下她一个人,准备陪她值班,小云不由得一阵失望,当连长问她汽油桶做什么用的时候,她告诉连长想洗一个热水澡。

当小云满怀憧憬地说她己经7年没有洗过一个热水澡的时候,响起了主题音乐。此时此刻这如此简单的愿望,这追求这么一点点幸福的如此殷切的心情,配合着晶莹纯美的音乐给人们一种心灵的撞击。裴小云这个人物的遭遇有关。音乐的纯净、柔美与裴小云的真诚、柔弱相对应,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感人的艺术形象。

随着剧情的不断发展,主题音乐使裴小云的形象也逐渐丰满起来。剧中的裴小云与她的许多同龄人一样被当时的时代风暴所席卷,走上了上山下乡的人生路,到军垦农场去接受锻炼,但由于出身问题受到女排长的歧视。艰苦的生活环境己经使这些青年人面临着艰难的人生考验,而裴小云却还要不断地在人格和自尊心上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这个表面柔弱的姑娘有着一颗自尊好强的心,她默默地承受着各种压力,顽强地生存着……故事不断地展现着既险恶又屈辱的生存环境,而主题音乐却在不断地表现着她那纯洁、美好的精神世界。正是在这强烈的对比中,音乐配合着故事情节的发展,成为裴小云形象在剧中的另一种外化的形式。

主题音乐在连续剧中主要出现了3次:

第1次:裴小云刚到北大荒不久,一次夜晚赶工打石头,她没时间换鞋就跑去扶钎,被连长发现了,强行背了回来。当连长为小云治冻脚时,小云感动得流下了热泪,这时响起了主题音乐。主题音乐在这时的出现,衬托着小云的善良和美丽。面对此情此景,观众也禁不住会为小云在这样的逆境中得到这一点点温暖而感到欣慰,理解她那轻易不肯流下的泪水。音乐衬托着小云美好的心灵、柔软的身躯和在逆境中仍然保留着的纯美和希望,而她所面对的是残酷的环境、种种难以承受的压力和莫明的屈辱。音乐在这里催发出的强烈对比让人涌起一股难言的心酸。当连长毅然站起身,为小云挑水烧火,最后站到冰冷的屋外,让小云洗澡的时候,观众会同连长的心情一样,感受到些许的安慰。

第3次:出现在连续剧的最后,当暴风雪之后,小云冻死在哨位上的时候,镜头静静地对着这个善良美丽的姑娘。随着那张充满希望的脸,那挂满冰霜的眉毛和满含憧憬的眼睛,音乐静静地响起来。洁白的大地和这晶莹、纯净的旋律交相辉映,营造出一个圣洁、肃穆的气氛,仿佛小云只是一棵被白雪覆盖的小草,暂时地睡去了。没有语言,也没有激昂的音响高潮,

一切都静静的、静静的……在这一片令人屏息的寂静之中,只有音乐毫无遮拦地与这位纯洁的姑娘相依相伴,相辅相成。正是这一淡化的处理,一方面映照出小云如雪般纯洁的心灵,一方面将震撼和思考的空间留给观众去慢慢地咀嚼。

从上面谈到的这几个情节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主题音乐在情节的不断展幵中,不断地在各个情节点上强化着人物的内在气质,使人物在这种贯穿发展中更加丰满、更具有动人的艺术感染力。

电视连续剧《今夜有暴风雪》中,除了裴小云的主题音乐之外,还有一个兵团主题音乐。

这个具有号角性质的主题明朗、开阔。从一开始兵团战士们赶往场部,政委对新到的城市青年们讲话就幵始出现;在剧情的展幵过程中也屡次随着有关兵团的人和事出现过多次;特别是最后知青们怀着依依不舍的复杂心情准备返城时,连长深情地说了一段话:他们走了,他们满含着热泪离开了这片曾经养育过他们的土地,也许这种壮举失败了,也许,它包含着许多谬误,但是,垦荒者们在这片土地上创造的和英雄主义精神却永远不会消失。伴随着这段话,兵团的主题以雄浑的气势展示了那个年代虽然被扭曲但是却经受了锤炼的意志和精神。作为这部电视剧的一个重要的时代特征的背景内容,兵团主题音乐对兵团的生活和兵团的精神做了集中的体现和交待。不过,由于裴小云的主题在整个影片中占有着更为主要的地位,所以尽管兵团主题在此剧中有着贯穿发展的重要表现作用,它仍然处于整体结构中的副线地位。

从电视剧《今夜有暴风雪》中主题音乐在贯穿情节的发展上所起到的作用,我们看到,主题音乐在电视剧中的贯穿作用决不仅仅是在情节的发展中起单纯的结构作用,它总是要与电视剧的某个人物或某个中心思想有密切的关系。在关键的情节之间,音乐除了以自身的表情作用配合画面中展现的情节,它还往往具有一种符号的作用。这一符号可能负载着某种情调,可能负载着某种情绪,可能负载着某种意义。当它们在剧中反复出现的时候,符号所负载的内容在每次出现时都会不断地增值,它会有选择地融合剧情发展中的内容,在下一个情节中体现出新的含义。比如,最初连长为小云治冻脚的情节中,主题音乐给人以纯洁的感觉;在山上那场戏中,主题音乐以柔美和亲切让人更多地感受到心酸和同情;而在小云冻死在哨位上的结尾处,主题音乐给我们带来的是高尚的圣洁。

从这一点看,贯穿式的情节音乐一定要有潜在的文化意义,而这意义一定与剧的艺术主旨相关。换句话说,贯穿情节的主题音乐的设定是电影电视剧剧情本身向音乐发出的一个盛情的邀请,它在情节点上配合具体的情节,以音画所可能发展的各种关系,丰富情节的表现力。它在情节点之间,传送画面和语言无法表达的意蕴。它蛰伏在剧情之中,以某种自由度,将言外和画外之意穿引在剧情的发展之中。

与人物情感、性格、命运相关的主题音乐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好莱坞影片中非常多见,比较著名的如影片《劳拉》当中的“劳拉”主题,《日瓦戈医生》当中的“拉娜”主题,寺寺。有时,影片中的主题音乐是与影片中所描绘的某一个地点或者场景相对应的,但事实上这种类型的主题音乐也暗含着对人物性格的启示作用。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影片《乱世佳人》当中最为重要的主题音乐一一“塔拉”主题,表面上代表着女主人公斯佳丽所生活的塔拉庄园,但实际上同时也讴歌了她的不屈与顽强、与命运相抗争的精神。

电视剧《今夜有暴风雪》海报

电视剧《今夜有暴风雪》海报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20-5-4 10:0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发布新帖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