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哆想唱 唱歌技巧 查看内容

唱歌要“雅俗共赏”,这种说法符合实际吗?

2020-2-11 14:40

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是究竟有没有“雅俗”之分,一个是如何去区分。关于“雅”,汉代《白虎通·礼乐》载:“雅者,正也”;当代的词典上的解释是:雅者,正规的、标准的、美好的、高尚的、不粗俗的,一般指行为文雅、高雅、典雅,常常用词为雅言、雅正、雅观、雅兴、雅座、雅量、雅声(泛指诗歌)等。

关于“俗”,词典上的解释是,先民多穴居山谷,形成习俗。因此,“俗”,谓之土地所生习也,谓之常所行与所恶也。于是社会上某种事物由群众通过长期实践而认定形成的风尚、礼节、习惯等,被统称之为俗尚、风俗、习俗;一般最大众化的,最通行的,最常见的用词有俗名、俗语、俗曲;也有一些形容趣味不高、令人讨厌的一些行为用词,如俗气、鄙俗、陋俗、粗俗、庸俗;还有一些相对于仙佛僧道的俗人、世俗、僧俗、凡夫俗子等。

根据以上的解释,“雅”与“俗”还是客观存在的,也是有区分的。

由此看来,“雅俗共赏”与“声情并茂”有同样的相同之处,二者都是相悖而行。

同样的是,这二者要统一起来也会很难协调。

但是在歌唱艺术领域中,又把“雅俗共赏”当作歌者和歌曲的最高艺术实践的境界。

我认为,做到“雅俗共赏”,对歌者而言是一种格调,格调是需要文化的;对歌曲而言是一种品质,品质是需要内涵的。而格调与品质都是需要修炼的一种境界。

在此,仅就歌者的“格调”来说,我认为基本可以拿“歌风”和“台风”来说事儿。

“歌风”也就是指歌者的演唱风格,演唱风格是有格调的。同样的一首歌既能唱出浩然正气,也能唱出矫揉造作。比如有一位小有名气的江南女歌手,她善于“翻唱”20世纪三四十年代周璇的歌,同样的一首《花好月圆》,她把当中的每一个字都唱得既没有字头也没有字尾,每一个字都唱得软塌塌的、没有骨头。我对她说:“这是一首民间小调,当年周璇演唱时,虽然唱得妩媚、轻盈,但至少她是字正腔圆的。由于字正腔圆,这首歌的“歌风”至少是清新的、阳光的。而你现在唱成这个样子,请注意“歌风”的格调。她一脸的不以为然,反问我:“格调是什么,观众喜欢你所说的格调吗?”


“台风”也就是舞台风格的简称。一个歌者在舞台上的举手投足、一招一式所形成的舞台风格,最能体现和反映出歌者自身的审美趣味、文化积淀甚至生活教养。现在社交场合很讲究和强调所谓的“肢体语言”,也同样说明了这种体现和反映。

一个人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社交场合,谈吐举止是他的一种生活态度和生活风格。风格即人品。

的确有许许多多的从艺者都把“雅俗共赏”作为一种艺术境界来追求,但也有人说。这种境界是你们美声唱法和民族唱法的追求,我们通俗唱法追求的就是“俗”。其实不然,在当今通俗歌曲的舞台上,同样有“雅俗共赏”的例子。我统计了一下我身边的民意,接触了一些按常理似乎都不太喜欢通俗唱法的中老年歌迷,竟也说出了不少他们认可的歌者,老一辈的有台湾地区的邓丽君、费玉清等,新一代的有近年来很受欢迎的李健,新人降央卓玛、霍尊等。早在二十多年前,时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的张绪武先生就向我推荐费玉清的独唱专辑磁带,张绪武是清朝末代状元、南通实业家张奢的孙子,像他这样一位饱读经书的书香弟子能喜欢“流行歌曲”,令我格外诧异。我问过他,为什么喜欢,他回答我说,费先生的歌声很“书卷”,舞台上的风度很儒雅。

近年来很受欢迎的李健,能写能唱,同样具备了书卷气。他的经典作品《传奇》被各种唱法的歌者“翻唱”,尤其是前些年中国武警文工团男声合唱团的无伴奏合唱版,赢得了专业界的一致好评。

新人霍尊演唱的《卷珠帘》,也是老少成宜、受众广泛的一首原创歌曲。

新人降央卓玛,嗓音圆润甜美,极富磁性,近年来CD唱片的发行量一直名列前茅,深受国内各阶层听众的喜爱。我曾两次请她参加我担任团长的“今日中国”艺术团的演出,出访土耳其、泰国等国,同样受到了外国听众近乎狂热般的欢迎。我也曾在瑞士观看过萨顶顶的演唱,同样受到了当地听众的热烈欢迎。

所以可以说,“雅俗共赏”不仅仅是美声唱法和民族唱法歌者的追求,同样也可以成为流行歌坛的追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