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哆想唱 民族唱法 查看内容

"金氏唱法"是造成民族声乐“千人一面”的原因吗?

2020-2-9 12:01

严格来讲,“千人一面”这个说法是带有片面性的,我个人甚至认为这有一点点儿的“成见”。其实大家可以看到、听到,同样是金老师的女声学生。宋祖英和张也是不一样的,董文华和李丹阳也是不一样的。同样是金老师的男声学生,阎维文和戴玉强、吕继宏是不一样的。我这里说的不一样,是指这几位歌唱家的歌声的度辨识度,他们每个人歌声的鲜明的“辨识度”还是客观存在的。

然而,“千人一面”所诟病的症结就是在歌者歌声的这种“辨识度”上,提出此说法者要求只有那种“过耳不忘”的声音才是具有独特风格的歌声。他们认为金老师教授出来的学生歌声“辨识度”差,“金氏唱法”是造成“千人一面”的罪魁祸首。那么,从我上面举例的这几对知名歌唱家的对比,我觉得就可以反驳一二。

应当指出的是,在我国没有形成如今规模的民族声乐的教育体系之前,民歌的教育和演唱基本上是处于一种单兵作战和民间的口传心授的模式。从这种模式中走出的歌者,地域性的风格当然就会格外得强烈,因为没有可比性。

其实这种不可比的地域性风格,也只存在于西北与江东、岭南与塞北这种大区域之间,如果就近而言,同样也有“千人一面”的状况。比如说现在流行的“陕北唱法”的歌者,那些动辄可以唱到HighC以上的“真啸”歌者,你能分辨出来张三和李四吗?

还有美声唱法,那就似乎更是“千人一面”了。正是因为有了音乐学院“批量生产”出来的“千人一面”的学生阵势,才能使一些聪明的、有个性的学生脱颖而出,出类拔萃。

因此,当一种在实践中已经被证明了的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成为了模式,可以“批量生产”出学生的时候,“千人一面”现象的产生也就是必然的了。

金铁霖老师有一整套支撑着自己的理论体系。他将自己的教学方法总结为七个字,就是“声”:科学的演唱方法和声乐技巧;“情”:演唱声乐作品的感情;“字”:歌唱中的语言;“味”:歌唱的风格和韵味;“表”:歌唱中的表演和形体动作;“养”:歌唱家应具有的音乐素养;“象”:歌唱演员的形象、仪表、台风。我们可以理解为这是金老师在教学的实践
得的“金氏唱法”。有了统一标准的“金氏唱法”,学生也就理所当然地要按照老教法去学。

也因此,对于如今歌坛上“千人一面”的这种说法也有反对的声音,反对者就“千人一面”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因为它是一个标准,是一个声乐训练的标准。


不过我们要看到,批评如今歌坛上“千人一面”现象的说法总体是善意的,他们希望我们的歌坛真的是能够做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他们希望歌坛上能涌现出更多具风格、各领风骚的歌者。站在他们的面前我们应当检讨的是,歌坛上的确有不少歌者无论从咬字、行腔、歌曲处理甚至在音色上,都存在着极其相似的地方。造成这种相似的状况,我认为,首先应当检讨的是歌者自己。其原因有二:第一是有的歌者错误地把老师教给他的发声方法,也就是训练的手段,当成了歌唱的目的或结果;第二是这样的歌者他还没有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他在学习的过程中还处于模仿和消化的阶段。

当然,音乐学院里的老师也应该研究一下,是否也要负一定的责任?因为歌唱的教学方法决定了学生的咬字、行腔直至音色。老师应当告诫学生或者歌者,歌唱的训练手段和歌唱的目的与结果是不一样的。

我认为,如果是学数理化自然科学的学生,必须是“标准”的“奴隶”;而如果是学文科的、学艺术的学子,面对着标准,能否选择适合自己的那一部分,这点非常重要。因为文学、艺术是没有“标准”的。

比如说,我个人觉得宋祖英与张也同样是站在“金氏唱法”的标准面前,她们对待标准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似乎张也找到了自己的长处,她在咬字上较“浅”一点,在行腔上较“柔”一点儿,在音色上更“媚”一点儿。所以张也是大成功者。反之,宋祖英比张也在咬字上更“深”一点儿,行腔上更“刚”一点儿,音色更“明快”
也是大成功者。

金铁霖老师在中国民族声乐教育的实践中,改变了过去民族唱法的歌者只能演唱单一地域性、单一风格的歌曲,进步和发展到了可以演唱不同地域、不同风格的歌曲,功不可没。

我认为,金铁霖老师是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