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哆想唱 唱歌技巧 查看内容

唱歌语言的准确性

2020-5-19 17:08

语言是歌唱艺术中表达思想感情最重要的工具。而歌唱语言的准确性则是声乐艺术表现最基本的属性。因为歌唱语言的准确与否直接影响了思想内容的表达。这无论是对于汉语和少数民族的语言,还是对于各种外语都不例外。

对于歌唱语言准确性的重要性,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曾说过:“单词中的字母被换掉,在我看来,就好像是一个人用耳朵代替了嘴巴,用眼睛代替了耳朵,用手指代替了鼻子一样。”而“单词的开头部分很快就带过去,就像一个人的脑袋给压扁了。没有说的单词使我想起断腿的人”。更严重的是,“说漏了个别的字母和音节,就等于被挖掉眼睛,被拔掉牙齿,被割下耳朵之类的畸形儿。”这就是“一字不正”的后果。在我国传统音乐戏曲中就有这样一句戏诀——字不正如钝刀杀人,这也充分说明我国的传统音乐对歌唱语言准确性的高度重视。

在歌唱中,有了准确的咬字与吐字,才能更好地进行形象的塑造和情感的抒发。同样,好的音乐形象的塑造也必定建立在高度的准确性和丰富的音乐性的基础之上。要实现语言的准确性,可从声韵母的发音和辨别、声调的升降以及调值的准确入手。

声母的发音是由口腔中的唇、齿、舌、牙、喉、腭中的某些部位相互配合来完成的。它的发音可分为三个阶段:成阻阶段——持阻阶段——破阻阶段。

成阻就是对声音和气流形成阻碍,它要求位置准确;持阻是保持短暂的阻力,它要求时间要恰当,不能过长,过长就会导致所谓的“口吃”现象;破阻是由气流冲破阻力,它要求明确、清晰,破阻时形成的语气“喷口”及其破阻“爆破力”的大小,都要据语言内容规定的情感来决定,要恰如其分、表现得当,不可任意、盲目夸张。

韵母是语言中的有声成分,也是“字的灵魂”。它的发音准确直接表现出歌声、语言与情感的艺术魅力。不过它的开口度、唇形和舌位各不相同,歌唱时又对平时说话时的韵母做出了某种程度的夸张,使原来的开口度、舌位、唇形都产生了变化。这就要求我们在歌唱时特别注意韵母的发音。

由于单韵母只有一个单元音,所以在发音时比较单纯。在10个单韵母中,a的幵口度最大、最宽,而i的开口度最小最窄,因此a是宽韵母的代表,i韵母则是窄韵母的代表。

在歌唱中,对复韵母的音,除了遵循复韵母的发音规则之外,更要明确地找出复韵母中的骨干音。凡是骨干音,都要把它们唱得清晰、响亮。对于带韵头、韵腹、韵尾的复韵母,发音时,韵头和韵尾要唱得轻、短,韵腹的骨干音要唱得重、长。

在歌唱的咬字、吐字过程中,凡遇到带鼻韵母的字时,不管是单元音的鼻韵母还是复元音的鼻韵母,都应以延长骨干元音为主,使字身元音的母音音响、音色得到充分的展示。但是,在运腔时,要想着归韵的音响效果,千万不要不过早归韵。过早地归韵只会使韵尾延长,从而使唱腔带上难听的鼻音音色。所以,归韵一定要掌握火候,既要归得短促,又要归得自然。差不多是在鼻韵母延长规定的音乐时值结束之前,瞬间便完成了鼻韵母的归韵任务。


歌唱语言是否有声调,这个问题值得研究。有的曲作者在音乐创作中比较注重用音乐起伏的韵律来表现语言的声调规律,写出来的作品使歌唱者感觉容易上口,使听众感觉音乐和语言结合得很贴切、很自然。例如歌曲《前门情思——大碗茶》(阎肃词,姚明曲)。它由说唱音乐谱写而成,非常讲究语言的四声,因此声调的韵律很浓。但有些歌曲的创作并不能完全按照声调的规律来创作,只能按照音乐发展的规律,根据歌词的内容写出旋律起伏的线条。因此,语言声调的韵律同音乐韵律的矛盾是必然存在的。

但是,用装饰音标声调时,必须注意以下几点:(1)装饰音不能加得太多,主要加在倒音的字上,装饰音加得太多就会使音乐旋律显得华而不实;(2)要根据四声的“平、升、曲、降”来添加装饰音,否则适得其反;(3)演唱时不要过于强调装饰音,装饰音要唱得快捷、轻巧、自然、流畅。

对起音、字头、字腹、字尾等归韵手法的掌握是语言处理中最重要的部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自在城A座1101
合作 Email: 349770234@qq.com

  • 关注哆想唱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学习唱歌呼吸法

    关注哆想唱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更多唱歌技巧

  • 点击联系在线客服
    很高兴为您服务

© 哆想唱 . All rights reserved.
哆想唱——多想唱就唱多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鄂ICP备1401559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